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情感倾诉爱上有妇之夫十年痴恋一场空

2019/09/29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情感倾诉:爱上有妇之夫 十年痴恋一场空掐指算算,和兆哥在一起一晃也有10年了,我不图钱、不要名不要分,奢求的就是他对我的关心。兆哥和

  情感倾诉:爱上有妇之夫 十年痴恋一场空

  掐指算算,和兆哥在一起一晃也有10年了,我不图钱、不要名不要分,奢求的就是他对我的关心。兆哥和我在一起,初更多的是出于同情,还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点欲望,后来经历了一些事,他的心里这才一点一点有了我。

  【倾诉者】 明慧 女 35岁 【时间】 12月11日 【方式】

  一年煎熬

  泪已干,可心仍在滴血。兆哥走了,就这么突然地把我一个人撇在世上,难道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报应吗?

  兆哥比我大3岁,我们是同一个镇上的,我和他的妹子是同学。很早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兆哥,但是出于女孩子的矜持,我一直没有勇气向他表白。后来兆哥结婚了,3年后我也在家人的安排下相亲认识了昊柯我的前夫。当时我对婚姻的另一半要求简单,只要人老实,能踏实过日子就行。我以为至此能放下兆哥了,可结果我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在结婚之前我找到了兆哥,向他坦承了自己长期以来对他的喜欢。兆哥很惊讶,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但是当我提出要把自己的次给他时,他没有拒绝。那次之后,我和兆哥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我结婚了,丈夫昊柯比我小2岁。坦白地说,我们没有感情,但既然已经结婚了,我原是想着要好好过日子的。可谁知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就结束了。

  这一年于我而言只有煎熬,我没有尝到一丁点新婚的甜蜜。婚后头半年昊柯一直在外打工,半年后他回来了,可我俩就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几乎就没什么话说,甚至躺在同一张床上也是背对背,谁也不理谁,说出来或许很多人都不信,结婚一年我俩仅有一次夫妻生活。这样的婚姻就像一个坟墓,让我感到冰冷、压抑,可我忍了。

  离婚的导火索是昊柯那张嘴,我没想到他竟然把我俩结婚一年只有一次夫妻生活这种私密的事拿到酒桌上说。本来我们那个小镇就不大,很快就被人们当做饭后谈资传开了,走到大街上,我就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丢不起这个人,怒而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前夫家和我家就结了仇。后来因为一点儿事,两家打了起来,闹得很严重,我受了伤,我哥也因此被抓了起来,关了好几个月。我觉得很对不住家人,那段时间整日涕泪涟涟,很想就那么一死了之。兆哥就是在那期间又走进了我的生活。我和他的几个朋友,还有妹子关系都很好,他们经常来安慰我,有时兆哥也会来。原本就一直暗恋着他,眼看着我经历了这么多不幸的事后,他对我也多了一丝同情,后来我们就偷偷地走到了一起。

  十年守候

  离婚了,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在老家我是待不下去了,虽然还有我爱的兆哥在,可是我很清楚他不属于我,他有家有妻有子,算是逃避吧,我一个人来到市里打工。而兆哥则隔一段时间(一两个月),偶尔想起我时来看我一次。

  掐指算算,和兆哥在一起一晃也有10年了,我不图钱、不要名不要分,奢求的就是他对我的关心。兆哥和我在一起,初更多的是出于同情,还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点欲望,后来经历了一些事,他的心里这才一点一点有了我,尤其是近这几年,每个月他都会来看我六七次,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个,关心地问我下班了没、吃饭了没,提醒我多穿件衣服、注意好好休息等。这些日常的问候都很简单,但是让我感觉格外温暖。因为这样的关心在上一段婚姻中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前夫几乎完全无视我的存在,躺在一张床上都对我无动于衷,而和兆哥在一起,他让我感觉在他面前起码自己是个女人,我也可以撒娇,也有人怜爱。

  兆哥曾经问过我,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早的时候就是那种单纯的喜欢,觉得他什么都好,再次走到一起后更多的是一种依赖和习惯。这些年,家人、亲戚、朋友不是没有给我介绍过对象,但我就是害怕,那段失败的婚姻让我对男人失去了信心,唯独兆哥我不排斥,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安心。所以在兆哥面前,我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我怕他生气,怕他不要我了。他一说让我找个人再婚之类的话,我的心就一片冰凉,好像刀尖剜在心上似的。

  兆哥有家,他不能经常陪在我身边,想起他时,心就会痛,所以白天我从不让自己闲着,上班总是从早忙到晚,可晚上回到家,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思念的潮水就再也堵不住了,泪水跟着汹涌而至。有时候自己也在想,这样没名没分地跟着兆哥到底图的是什么。有些第三者图财,可我从来没张嘴跟他要过钱,他也几乎没在我身上花过钱,我不想让他看不起我;有些第三者要的是名分,我也从来没有逼过他离婚,甚至跟他说要他好好对待他的妻子、孩子。我没想过会和他天长地久,但是只要他不放手,我就绝不会离开他。

  跟兆哥在一起这10年,说实话,很苦,心里苦,但是我在兆哥面前,在外人面前从来不说,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有时候心里难受,正哭着呢,兆哥一个打过来,我一定会笑着去接,因为不想他担心,我跟他说过,只要他过得好,我就高兴。我这样的身份本身就对不起他的妻子,就让他很难做,所以我不会要求他太多。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兆哥的妻子后来还是隐约知道了我和兆哥的关系,她质问过兆哥,但是兆哥矢口否认了。直到这次出事前几天,不知道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兆哥给我打,说他已经跟妻子挑明了我和他的关系。但他妻子说只要我们不把这种关系摆到明面上,只要我不再回老家,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朝心碎

  可谁曾想,兆哥突然就这么走了。事情真的很突然,听人说,初他只是头疼,后来突然就晕过去了,送进医院后就再也没清醒过来,跟谁都没有留下一句话。这也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人没了,他妻子起码还有孩子陪着,可我呢,什么都没有,连一句话都没给我留下。其实和他在一起这些年,我怀孕过两次,但是因为他说不能要,我都听话地打掉了。事发前几天我刚去医院打掉一个孩子,兆哥原本打说要来看我的,可谁知第二天我左等右等都不见他的人影,于是我拨通了他的,结果却是他妻子接的,虽然她当时什么都没说,但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没过多会儿,兆哥的一个朋友打来,告诉我兆哥被送进医院了。我以为只是普通的病,当时也没太在意。可谁知第二天他朋友又打来,说人快不行了。我一下子蒙了,就感觉天塌了。兆哥在医院被抢救了一周,终还是走了。

  我曾经去过医院,想看兆哥,可是被他的几个朋友拦在了医院大门外,他们劝我暂时不要进去,说我们的关系只有几个人知道,可我这一去,一旦挑明了,对谁都不好,还会因此让我的家人在乡里乡亲面前抬不起头。我听了只得暂时作罢。

  兆哥的大哥大嫂知道我和兆哥的关系,后来我就给他大哥大嫂打了,说想看兆哥一眼。他们同意了。可我依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去。那时兆哥已经被拉回家了。我到他家的时候是晚上11点多,害怕起冲突,他的家人事先已经把他妻子支开了。他们劝我,想哭就哭吧。可我的泪早已经哭干了。后来我看了看兆哥,然后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又趴在他嘴上亲了亲,就走了。我还有啥可说的,兆哥原先说我老了,他会管我的,但是他这么突然地一伸脚走了,谁还管我啊,名不正言不顺的,以我这种身份,他的家人肯让我去看他一眼,对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头些天,还有几个朋友劝我,现在也没人管我了,我感觉无比孤单,像浮萍,无依无靠。以前有兆哥,他就像一盏灯,在前面给我照着路,我提着劲,这生活还有奔头,我干得好,有他看着,但现在没这人了,我就觉得前方一片黑,不知道该往那儿使劲。这些天,我时常在想,他就这么突然地走了,这是老天在惩罚他,还是对我的报应呢?

  ■ 手记

  人们总认为,爱是没有错的。但爱是有条件的,爱上不该爱的人,或者是在不该爱的时候爱了,其实那就是错。在感情世界里,痛苦的折磨莫过于爱错了人。混乱的情爱容易让人迷惑,久而久之,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反倒不知道了。感情越界者通常喜欢给自己找借口,但再完美的借口也抵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你的本意是寻找幸福,其实,却是离它越来越远了。

  明慧把兆哥当做人生的依靠,可是她应该清楚他并非自己真正的依靠,他有家,有自己要负担的。兆哥的突然离世使得明慧无法再逃避,不得不清醒地面对这一点,因为没名没分,连看兆哥一眼都不能光明正大,所以她的心受伤了。

  事实总是残酷的,但唯有残酷才能唤醒真正的勇气。明慧应该做的就是停止自我折磨,学会爱自己,只有这样,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离你而去,至少还有一个人爱着你,那就是你自己。当命运还没有从外面把门锁住的时候,别自己先在里面把门闩上。□东方今报 周莉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陈燕利]

保险理赔
亚冠
节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