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刘韧披露收购细节猫扑称看上Donews已

2019/07/20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刘韧披露收购细节 猫扑称看上Donews已很久12月30日20时30分,猫扑与Donews双方高管:千橡互动董事长陈一舟、Donews制

刘韧披露收购细节 猫扑称看上Donews已很久

12月30日20时30分,猫扑与Donews双方高管:千橡互动董事长陈一舟、Donews制作人刘韧将首次对外披露猫扑收购Donews细节。以下为说明会聊天实录:

精彩观点:

刘韧:因为在半年以前,曾经说过Donews,谁都想投资,我说投完资就不自由了。他就想出一招儿,说投完资依然自由。然后又说到投完资,我们的股票没有发言权行不行?当时他给我讲了非常吸引我的一点,他可以帮Donews卖广告。他问我2005年Donews的目标是多少?我说卖350万的广告。他说,那你甭卖了,我先给你350万,算是纯利润。我说这是天下的事。

洪波:我想肯定是和投资有关的事。后来他让我过去一下,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比较重要了。我说我还在吃饭,让他到附近的餐馆找我。然后我到了餐馆之后还在想这个事,是不是把Donews卖了?然后很快就觉得不太可能。然后他见到我的句话是,我把365Key卖了。第二句话是,我把Donews也卖了。

刘韧:我不是矛盾,是比较能忍。你们都知道“骆驼稻草”的事,如果没过那个临界点之前,怎么都可以,你打我,我永远都可以忍。但你把我打急了,我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措施。过了一个线,我也不会回头。之所以我讲前面的几个例子,包括我离开《知识经济》,也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先兆,只是在开会的一刹那,我决定要离开。这不是冲动、偶然,是以前所有的积累,我在决定之前,我觉得我真的太累了。我算过,我一个人在5G的时间,可能要超过一半以上的时间,就是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太孤单了,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觉得我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所以我在一刹那会决定,我都给你。

老白:不要听刘韧嘴上说什么,要看刘韧心里想什么。对于刘韧来说,Donews是他后半辈子的依靠。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并不吃惊,Donews是一个商业经济,他想把它做大并不排除投资等手段。只不过,值多少钱?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有钱,谁来买?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我觉的这两个都满足的时候,没有人会说不把这个做大。所以我不太吃惊。

无翼天使:我认识刘韧这么久,觉得刘韧做了一件大事,他终于突破了自己的瓶颈。我看刘韧用“瓶颈”这个词。企业在发展中会遇到各种瓶颈,刘韧把Donews提到一个瓶颈,不能往下发展,他可能会延伸出几个其他的小项目,卖广告这样的小项目。但不会进入更大的市场,有更多的机会。

王秀娟:是我引陈一舟进Donews的门,陈总也说到喜欢Donews,在座的很多员工也喜欢Donews。大家看东西,可能会有至情至感的一些话的说得都非常真实,包括我,真的是非常喜欢Donews。很长时间,从当年在互联做“ChinaRen”,包括回来在千橡做了三年。当时带一帮朋友在这个圈子里,早就说不能商业化。我们早做的时候,其实去年猫扑也是我们合并过来的,到目前为止也发展非常好。猫扑和大家的圈子有点远,当时我们也很担心猫扑,猫扑有一帮特别BT的人,比Donews更个性。他们是七八年的发展,产生了几代的斗争,而且大家相互大家,社会体系你起我浮,然后现在又有游和BT人了。如果真的很喜欢它的话,它会良性发展。陈一舟看了我们很多文章,还特别对我说了,非常认真地对我说,我要对大家承诺:所有Donews个人的Blog里面不放任何广告。

图为:Donews制作人刘韧在说明会现场。(骆磊 摄)

刘韧:因为新浪要直播,陈一舟比较谨慎,他觉得会说错话,就不敢说,所以他就跑到旁边的房间去了。我觉得我们倒是没所谓,自己家的事儿。我们现在开始。

图为:Donews总洪波在现场致辞。(骆磊 摄)

洪波:各位把调成静音。

今天我们主要讨论千橡百分之百地换股收购Donews这件事,这个事情正好和我们Donews的人有关系,所以这段时间大家也是比较关心这件事,这件事情发生也比较突然。现在刘韧是事件的主角之一,一方面大家可以谈谈各自对这件事的看法,另外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当面问刘韧。

刘韧:我先说一下经过,我觉得经过是重要的。我可以保证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话,但是有些话可能我不能说。在上周二的下午,我接到陈一舟的一个,他说能不能约一些Web2.0站一起聊聊天。我说可以。这是在上次Donews在上海聚会的时候,陈一舟在塞班岛没有去,会议结束之后他就给我打了一个,说到能不能搞一个聚会,这是做上次做Web2.0的延续。我们选了一下,北京有那些Web2.0的站,当时就说到“土豆”是在上海,“豆瓣”也是在上海,谁都比较知道“客齐集”也在上海,要找一个Web2.0的站,就说只能咱们俩练吧。我说,好吧。本来是星期三要去,但他星期四一大早要去上海,然后就约在星期二。他问我晚上有没有空,我说有空。我说太堵车了,晚上八点在一起吃饭。然后我、徐新事、小宋,我们几个在那里吃饭,然后就说起了“巴非特”,他觉得巴非特有一个原则,就是说他投资可以没有发言权。

因为在半年以前,曾经说过Donews,谁都想投资,我说投完资就不自由了。他就想出一招儿,说投完资依然自由。然后又说到投完资,我们的股票没有发言权行不行?当时他给我讲了非常吸引我的一点:他可以帮Donews卖广告。他问我2005年Donews的目标是多少?我说卖350万的广告。他说,那你甭卖了,我先给你350万,算是纯利润。我说这是天下的事。他说,你满意了,我怎么向员工说呢?怎么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呢?我说,一定要投资进来。我说这是一个两难的事情,在楼下说了半天都没有说通,然后上5G(新浪科技注:DONEWS办公室)再谈,我反复考虑,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销售的能力,要把产品做好重要。然后我说“行吧”。我当时让他稍微占一点点,就换取他给我卖广告。然后,他问我整体作价多少?我就说了一个数。在说之前,他就对我说,如果说低了,不给你涨。说高了,就还价。我开始想如果说低了,他又不给我涨了。(笑)我说20%,然后我觉得说低了,然后又不想往下说,就僵在这里了。我算了算,20%的钱我要干吗呢?

新浪科技:当时是不是想现金收购?占股份?

刘韧:就是做投资。当时我问他是不是百分之百能上市?然后他就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说已经超过了纳斯达克上市的标准。我说,那我肯定要占你上市的便宜,要不然就全部给你。你占了我的便宜,我肯定要占你的便宜。然后他就同意了。我也没有反悔价格,大家说话都算数了。这是星期二晚上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们说到和陈年开书店,谈完这个事情就算完了。

陈一舟同志一去就没影儿了,星期三、星期四都没有消息,星期五开会,我问老白,Donews值多少钱?老白说了一个价,我又觉得我开价亏了。我又下了一个决心,如果陈一舟在本周内没有任何动作,我给他写了一个邮件,“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我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进展的话,我们这件事情就不继续了。我觉得他一直特别能沉得住气,一直到星期六的晚上,他才给我打。说星期天有没有空?星期天下午两点我们又谈了一次,这个事就算定了。星期一我们签订了协议。

从头到尾,每个人说的每句话都没有改过。

我的经验是,今后说话一定要小心。因为你和别人进行这种活动的时候,你如果说话不算数的话,别人对你感受会很差。如果对方对你的感受很差的话,可能整个事件就完不成了。在这之后,有几个人给我打过,他表示“本来他是想进来”,然后我说“是,我也知道你想进来,你就想压我的价”。我觉得不管投资还是被投资,说话一定要算数,这是特别重要的,对方的感受也是特别重要的。如果你说话算数、对方也说话算数,这件事情会促进得很快,不会为未来埋下不好的后果。大家说话都算数,这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大家觉得那个细节是不是没有说到?还是怎么样?

我签完字就去洪波家,和洪波谈到夜里两点半,我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以及未来的打算。你们没问题的话,就让洪波说一下。

新浪科技:先让洪波说吧。

洪波: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对整个事件的了解实际上是刘韧当天晚上到我家去,我那时候刚起来没多一会儿,我说要去吃饭,他说去饭店找我。

刘韧:当时你觉得会有什么事吗?我没有说什么事,我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谈。

洪波:他说明天让我到办公室去一下,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刘韧:我给他发了短信。

新浪科技:你收到短信的反应是什么?

洪波:我想肯定是和投资有关的事。后来他让我过去一下,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比较重要了。我说我还在吃饭,让他到附近的餐馆找我。然后我到了餐馆之后还在想这个事,是不是把Donews卖了?然后很快就觉得不太可能。他见到我的句话是,我把365Key卖了。实际上他只是把365Key手上的股份卖了,并没有完全结束。第二句话是把Donews也卖了。

新浪科技:句话觉得很正常,第二句话是觉得很吃惊。

洪波:对。365Key是Donews的一个延伸项目,一直以来刘韧也在重复“不融资、不上市、独立发展,这是下半辈子的依靠”。一下就觉得没有依靠了,所以当时就很吃惊。但吃惊我也说不出什么,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实际上就讨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然后他走了之后,我就觉得睡不着觉。

新浪科技:你们俩聊到三四点,都聊的是无关痛痒的事?

洪波:主要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大家会有什么反映,大家都谈到了。包括Donews的用户会有什么反映,说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他走了之后,我想来想去都就觉睡不着觉。

新浪科技:睡不着觉都想了那些事情?

洪波:我平常比较自由,刘韧平常过问的事情比较多,而且Donews独立出来之后,发展得也不错。我对未来比较乐观,具体参与到琐碎的细节当中去,可能就不会这么乐观。这种感觉还不太一样。我一直被乐观情绪鼓舞着,所以一时间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觉得这个事情忽然属于另一家大公司了,我又成了这家大公司打工的人了。

新浪科技:你应该还有股份嘛,并不完全是打工。

洪波:那又是另外的事了。一时间真的是难以接受。当时考虑的主要是这些问题,考虑的是我对Donews的感情、对Donews的依赖。

刘韧:我觉得你们看我都是一个很直爽的人,什么事情都藏不住。实际上重要的事情我都藏得紧紧的,我举一个例子,我在离开《中国计算机报》的时候,他们都觉得不可能。当时我们社长非常无理地要我的书的版权。之所以他肆无忌惮地要我的版权,因为我给他的感觉是,如果没有《中国计算机报》,就没有我。社长提出的如果我离开《中国计算机报》的话,就不让我开专栏了,就不让我写书了。我告诉他我要走了,这屋的人非常非常吃惊,他主动提出给我一切。

新浪科技:加工资。

刘韧:工资太小了,我在1998年不名一文的时候,他什么都给,连房子也给。我从来没有表现过我要走。当我离开《计算机世界》的时候,有人做出了非常无理的结论,从我到北大上学回来之后,有一个非常无理的结论压在我头上。之所以,他会觉得刘韧百分之百不走的,因为年初的时候他问过我走不走,我说我跟你谈这个事的时候我肯定不会这样。我是属于比较能忍的人。

新浪科技:我觉得你比较矛盾。

刘韧:我不是矛盾,是比较能忍。你们都知道“骆驼稻草”的事,如果没过那个临界点之前,怎么都可以,你打我,我永远都可以忍。但你把我打急了,我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措施。过了一个线,我也不会回头。之所以我讲前面的几个例子,包括我离开《知识经济》,也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先兆,只是在开会的一刹那,我决定要离开。这不是冲动、偶然,是以前所有的积累,我在决定之前,我觉得我真的太累了。我算过,我一个人在5G的时间,可能要超过一半以上的时间,就是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太孤单了,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觉得我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所以我在一刹那会决定,我都给你。其实这件事情,如果小徐近没有学车,如果小徐早一天毕业,肯定就没有这个事情了。

新浪科技:是吗?是这么一件事啊。(笑)

老白:不要听刘韧嘴上说什么,要看刘韧心里想什么。对于刘韧来说,Donews是他后半辈子的依靠。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并不吃惊,Donews是一个商业经济,他想把它做大并不排除投资等手段。只不过,我值多少钱?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有钱,谁来买我?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我觉的这两个都满足的时候,没有人会说不把这个做大。所以我不太吃惊。

刘韧也咨询了我,如果我买的话,会出多少钱,但我没有想到猫扑。我在单位上,接到刘韧的邮件,感觉吃惊是由猫扑来收购。对于收购这件事情,从事业的角度来讲应该是一件好事。Donews长期以来,刘韧自己说花费了很大精力,如果换成另外一家公司可能是需要几十人、上百人运作的站,而且这个也不是领军人物做的事情,所以他有很大的压力。我们讲刘韧的心一向是很大的,所以他不会满足Donews现在的成果,会把Donews带到更高的地位,所以就需要资金的流入,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我想,刘韧看准了这次并购,是因为他信任了陈一舟,信任了明年能够上市。(笑)

但是,刘韧刚才说嘴上和心里想的不太一样,但他判断事情都很准的。我作为Donews的用户来说,对Donews是一件好事,对于刘韧和洪波的朋友来讲,相信他们的判断,也是一件好事。我想,这是未来必然要付出的,你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更大的空间,都需要付出,不会便宜就让一家占了。作为朋友,我在这里祝福。

刘韧:我解释一下,这个事的第二天,有一个投资人打给我,说你们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个人进行合并?然后我就给他说了三点意见,在这三点上和另外一个人是不可比拟的。点,千橡拥有很好的政府关系。因为在中国做事情,政府的认可还是很重要。第二,千橡有很好的投资人关系,他的投资人背景都非常好。第三,千橡有国际背景和事业。我觉得这些是Donews能够向前发展,在未来能看得见的时间里,Donews所不拥有的,而且是很难拥有的。我觉得这对Donews的发展来说,是非常互补的。其实,我说上市是利益回报的问题。从发展来说,这三个方面是一个平台的问题,这个平台是另外一个投资人所不具有的。尽管另外的投资人能够给你更多的空头支票或者是其他的,但我觉得不是那么踏实。还有一个投资人给我打来,为什么他没有机会?其实,我们对陈一舟还是挺敬佩的,我觉得他挺有本事的。我一向都是非常低调,见谁都说你是大英雄。

新浪科技:内心深处认可的大英雄和嘴上说的不一样。

刘韧:对。我对自己的未来都那么悲观,其实我对别人更悲观。正因为我对别人更悲观,所以我会更看淡别人的未来,而不是看好别人的未来。这也是Donews迟迟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资本关系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新浪科技:坐在这里的时候,我有两个感受,个感受,今天氛围有点不对,我不知道怎么不对劲。第二,我们从参加5G的人,经常来的人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我们上次在5G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被雅虎收了。洪波还说到,是不是Web2.0来收购?谁收购?我当时问了一下洪波,洪波一直谈Donews,说到感性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从Web2.0的角度谈谈自己?

洪波:因为我也一直关注Web2.0的公司,近发展比较好的Web2.0的公司,大家看得很清楚,他们都被大公司收购了。我在这里也有一点疑问,无论是Web2.0这种商业前景,还是他们在巨头林立的互联大环境中生存空间,都有一些疑问。以前的互联公司之所以能够很快发展起来,那时候了解互联的人很少,像微软对互联的发现可以说是很迟钝,而且他以他的手段打败早期的那些崛起的互联公司,是因为他有可以利用新的资源,他们对互联的应用已经非常深入了,不管是雅虎还是Google,他们能够发现互联的发展苗头。

新浪科技:上次你还说到中国的公司不会收购Web2.0。

洪波:对。我说中国公司不会收购Web2.0,更多是拷贝一个,而国外的公司是收购一个,而不会照猫画虎做一个。这是理念的不同。一方面国外的公司巨头林立,国内的公司来说,Web2.0的公司一般是没有收入的。而且巨头比较敏锐,他们能够发现一些新的互联的发展苗头,能够把我们比较认可的Web2.0公司一打尽,所以我觉得Web2.0的商业机会不会太大。

还有一点,我觉得Donews是国内比较早实践Web2.0的公司,把内容的发布权交给用户。我觉得这是比较典型的Web2.0的思路。

另外,它是一个社区,我觉得国内的公司如果要收购的话,会收购一个社区,不收购具体的应用,收购一些人、收购一些口碑,所以Donews在这方面一直被投资人所看好,很多投资人也在和刘韧接洽,包括想投资进来或者是以其他的形式进来,我觉得也能够证明,他们比较在乎有一定历史积累的社区。

我一直比较关注,我那天晚上也和刘韧说了,我关注美国的一家Craigslist公司,这家公司一直非常小,到现在才有十来个人,但规模很大。它在全球的访问量大概是排在前三十名,Craigslist的成功就是社区,另外,创始人把这个当做一个事业来做,他觉得互联应该给人民发言权,他坚持把它当做事业来做。所以他坚持不融资,后来内部的一些人愿意把股权让给eBay,但他们现在的生存状况一直很好,对传统的分类广告市场几乎是致命性的打击。他在美国很多城市,我那天看了一下,原来是旧金山的一个社区,他现在的社区实际上是在纽约。把旧金山的成功复制在美国各个城市。旧金山已经不是他的社区了。我当时也在想,Donews可以不可以按照这种模式来发展?这其实是一种思路,但是国内的互联生存环境不像美国那么规范,国内还有很多问题,包括不正当手段、不公平竞争等很多问题。很多问题也会导致刘韧的感觉比较疲惫。我对这个问题大概是这样的看法。

刘韧:老牛(新浪科技注:程天宇)是我们早的版主。

老牛:我也说两句,首先出售这件事情,洪波要负40%的。

洪波:因为我不来上班。

老牛:对,你不来上班,让刘韧太累了。我记得刘韧离开天极出来的时候,环境因素。但刘韧坚持不上市、不融资、不搞股份的思路。所以那天在群里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不相信。我劝刘韧已经很多次了,他都这样的态度,怎么一下就卖了呢?我不相信。然后我给刘韧打,刘韧说赶快过来吧,然后我就过来了。他就给我说了相关的情况。这对于刘韧个人来说可能是好事情。

新浪科技:对Donews来说呢?

老牛:Donews不要把要它看得那么重,我们不会一个人一辈子在一个站上掉死。

新浪科技:那刘韧听到这点会不会伤心啊?

刘韧:这是现实。

老牛:对,这是现实。很可能有人上新浪的人,一辈子都上新浪,不上别的。当然是开玩笑了。

图为:千橡互动集团市场总监王磊参与现场交流。(骆磊 摄)

猫扑王磊:这段删了。

新浪科技:不用删,这不是开玩笑了。(笑)

老牛:刘韧名已经得了,钱虽然比不上富翁,但也不算少。前段时间刘韧给我讲过,在逐渐渗入投资。说老牛,你自己可以做一个项目,没有钱的话、没有机器的话,我可以帮助你做。要转变成投资人的话,就不可能具体盯在一个事情上,要有比较广阔的视野,你得有时间接触。你天天局限在事物中,这肯定不行的。这个坎儿跨过去了,对刘韧来说,肯定会上一个台阶。做投资人,刘韧更合适。因为刘韧当过我的领导,他管理人来说,管理能力也是一般。管十个人还行,如果管太多,也不是管人的人。所以从早的成长经历来看,更趋向学者。但现在还没有互联学者一说,但转成投资人,更接近于互联学者 。

刘韧:让我的老板听到,肯定会很担心。

刘韧:他在一个下午,帮我们的每个月的月刊做完之后。对我说,刘韧你有时间吗?我说有。他说,我带你去洗脚去。然后他说扛不住了,是在半年前扛不住的。我觉得这种情况在多扛两三年,还可以扛。像Donews我会再扛两三年,我还可以扛,但两三年之后,可能会有扛不住的事。我们俩之间非常了解,1996年就认识了。你可能不记得了。

猫扑王磊:记得。

刘韧:当时他给我的一个印象,我说“如果你遇到不喜欢的人,怎么办?”,我是“装着看不见”,你的办法你自己说吧。

猫扑王磊:我报复。我当时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觉得应该按公司的办法去办,不给老牛一点信息。老牛比我更仗义,他给刘韧发短信。Donews这么多年来,大家的感情是真挚的。Donews是什么样的感受?在猫扑现在这么爽,又在选猫女。我当时打了一个比喻,还写给青青河边草:谁买了蒙娜丽莎,都不会改变她。不会说有一个机会、有资金,这样就可以把它改变,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永远会是Donews的友,不管我去那里工作,只要我存在,不管是老白写不写Blog,其他人都会写,大家可以在这里很自由地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样多好。我对Donews的感情,可以用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来形容。我不管是在知识经济,张向宁回到了万,然后又认识了李志高,然后又到陈一舟那儿。是因为我在Donews有这种精神,大家帮助大家,这种真诚的互助。我觉得Donews友可以互相信任到什么程度呢?那个友到北京下了火车就对我打,说我是谁,我来北京了。然后我做的一件事情,你在那里?我请你吃饭吧。我带他到近的地方去吃饭、洗澡,然后就没有任何联系了。我觉得这是因为他在Donews社区里看到有我这样一个人,觉得有一个叫“炳叔”的人非常善良,然后就觉得能够获得帮助。(笑)

我觉得可以作为普通的千橡员工来发表意见,很荣幸能够认识这么多的朋友,现在变成了同事,我觉得很好。而且透露一个细节,本来有一个Donews的友想来,叫“susan”,但他同时也是猫扑的员工。所以他就没有来了。

我觉得不用担心服务器的事情,刘韧见到我的时候也不用说“赶紧给炳叔到水”,或者是说“小孙,赶紧送炳叔。管理书上说到不值得干的事情不应该干好,我觉得还是个人干好个人的吧。

刘韧:我们让这位来说说,是Donews的老友了。

无翼天使:我认识刘韧这么久,觉得刘韧做了一件大事,他终于突破了自己的瓶颈。我看刘韧用“瓶颈”这个词。企业在发展中会遇到各种瓶颈,刘韧把Donews提到一个瓶颈,不能往下发展,他可能会延伸出几个其他的小项目,卖广告这样的小项目。但不会进入更大的市场,有更多的机会。刘韧这次的做法,如果是传统意义上推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这种瓶颈的时候,要么是底下的人去变革,去做一个改革,或者是上面的人认识到这种瓶颈的时候,再往下做变革。我觉得刘韧做了一次变革,这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他抓住了。但我看好这个方向的同时,我也感觉到里面有一些风险,我想问刘韧,你看好猫扑是因为猫扑未来是一个上市公司?可能会因为上市公司能够使你得到更多的财富、更多的机会?但作为上市公司,首先面向的是市场、面向的是股民,他在商业上的考虑,说得不好听点,是急功近利,因为他需要上市的回报。尤其是跨国性的公司有严格的要求,有的话可能不能说、有的事不能做。对于这样背景的公司,我觉得你的生活是很快意人生的,有什么话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在这样的大企业当中,你可能是猫扑、千橡的经理人,你会不会有这方面的准备?会不会有这样的考虑?

千橡底下主要是猫扑,猫扑的受众、面向的市场,这样几个子产品面向的受众和面向的市场是不一样的,我很疑惑,千橡是否有能力把不同的市场、不同的受众,把盈利的力量会聚到一起?而不是说面向这样的市场派一批人开拓,面向那样的市场再派一批人开拓。我对这种文化的整合能力和企业的管理问题有点疑问。

刘韧:个问题,无非是说话不爽了嘛。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容易解决,包括说话之前,刘韧说话说只代表刘韧的观点,和千橡没有任何关系。说话之前先要说这句,以下只是刘韧对此负,而不是千橡对此负。

第二,我想说话的时候把门关起来,特别憋不住的时候,找几个人猛说一气,完了说过瘾。

我觉得人生就是要受一些限制的。

无翼天使:我觉得Donews要面对核心业务,迎合市场需求。

刘韧:已经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千橡要我们,不是说要Donews的现在,还要我们这几个人的能力,如果股市需要什么东西,我们不会把Donews改成他想要的东西,而是做一个他想要的东西,我觉得这是稳妥的。我觉得向前发展的方式,不是革命的方式,而是增量发展的方式。

老白:我插一句,在千橡并购Donews之前,也不是刘韧想做什么做什么,某个程度上是,社区为这个平台服务,决策的时候也要考虑大家的感受、考虑用户的感受,我觉得并购之后,在这方面不会有太大的区别,的可能是过去我们圈子里自己说话的会不自由吗?我觉得也不太会。我们也会把5G继续搞下去。未来有可能不确定的事情,可能陈老大会有什么想法。我觉得不确定性永远存在,尽管是Donews独立运作,我们看Web2.0会是非常火爆的概念,而明年Web2.0市场会有什么样的转变?我觉得这是经历了这件事情,必须要付出代价。

无翼天使:你觉得千橡的企业文化和Donews的企业文化未来能否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两个实体战略发展目标能否达成一致?

猫扑王磊:我觉得这不用回答。

刘韧:我可以回答你。我爸告诉我一个人生的真理,你观察一个人,只要在牌桌上和酒桌上,只要在牌桌上输了钱,就给你,这种人是好人。如果喝酒的时候,开始的时候不敬你,到你喝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跟你喝,这种是坏人。只要你是一个真实的,你说喜欢钱,那是你的偏好。你说喜欢名,那也是你的偏好。不能说很喜欢钱或者是不喜欢钱,我觉得只要不端着,都可以摆在桌子上说清楚。我觉得能否处在一起?我觉得这个问题太抽象。

新浪科技:我插一句,我要刘韧证实一下,是不是四年都在呆在千橡?

刘韧:是。

新浪科技:洪波呆几年?

刘韧:也四年。不少于四年,有可能时间会更长。

新浪科技:你们Donews是独立发展?可以制定自己的一些相对宽松的目标。

刘韧:我和洪波担当的都是制定目标的事,陈老板说做一个预算吧,我觉得这是比较头疼的事。独立发展,我觉得谁都不会把有价值的东西把它毁灭。只要不是傻瓜,就不会这样。要看大家的价值观和偏好是否一样,我觉得我、洪波和陈一舟的价值观和偏好还是比较靠近的,不能说完全一样,所以我们不会去共同毁坏一个东西。比如说要改造Donews的时候,我们就想,这个改造是让它好还是坏?我是一个修正主义者。比如说,我说这个改变会坏。陈一舟说这个改变一定会好的。我一定会听他的,那我们改一下,试两天,如果不行,肯定要改回来。如果一头栽到错误中去,永远不回来,这不可能,肯定会永远地调整。谁也不会傻到那样。现在调整已经很容易了,以前的调整为什么会有经济危机呢?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信息特别难传递,才会形成崩溃性的局面。

老白:对未来的成果未必就是诺言,如果我们把企业并购A或者并购B都比作结婚的时候,你很难去预想,我们当然都说百年好合,但未来是怎样的,有很多变化,有自己的内因,也有外因。这次如果比喻成一次婚姻的话,在这一时刻双方都说“我愿意”,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就看未来双方在有分歧的时候如何协调、尝试,我觉得大家还是超脱一点看这个问题。不能地说将未来会不变化或者是未来会有变化,我们就不认识Donews,一切皆有可能。

无翼天使:在几年之后,您判定这个并购是否成功?是以什么标准判定?

猫扑王磊:,这个问题可以是怎么回答都是不正确的;第二,这个问题也可以是怎么回答都正确。比如说,如果说成功的话,我觉得未来几年我和洪波他们还在一起这个房子里聊天,这也算是成功,怎么也没有卖出去。

刘韧:这个房子是我买的,永远不会卖出去的。(笑)我回答这个问题,五年之后,怎么来评判这个事情是不是成功,如果五年以后我和陈一舟还能够吃得那么开心,我就觉得是成功了。如果五年之后我俩的见面越来越少,那就是不成功了。这是简单的。因为你说Donews会怎么样?我觉得这太不具体了。我想,Donews包括它怎么发展,没有一个人说他真的想明白了。反正,我是想不明白,我只能说我试一下、再试一下、再试一下,我要知道怎么发展了,那我肯定是骗你的,未来谁都不知道。我只能说,五年以后,陈一舟干了什么事?又带着我做1%,我觉得这个事就具有代表性。我觉得这个世界人重要,都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比如说五年之后,你看到我和洪波互相占的1%越来越多,意味着这事儿成了。我对1%有一个新的定义,叫血缘关系。大家都有关系了,见面不光是酒肉朋友,喝喝酒,或者是兴趣朋友,兴趣朋友也很难找。你喜欢慢的电影,我就喜欢火爆的。

猫扑王磊:没错。

刘韧:我觉得要看共同的事业,近增长的怎么样?我觉得很好。这样就很好。

我先介绍一下朱辉龙,他对Donews做过无私的贡献,他和他的“市场总监”一起送服务器的时候,我把他当成市场总监的马仔,然后说了半天的时候,才知道朱辉龙同志是市场总监。当我问朱辉龙怎么回报的时候,朱辉龙说我再考虑考虑。我就觉得很危险。(笑)

朱辉龙:我们之前在开这个评论会的时候,经常有人加塞、插话的,今天每个人都慢慢说,肯定没有人加塞,当然还有速录,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现在说正题,从行业角度来说,然后从舆论角度来说。

从行业角度来说,,上把这次合并归纳为Web2.0领域的,洪波刚才说过web2.0话题,说Web2.0的模式走到被收购是它的结局。我觉得Web2.0现在比较像互联代浪潮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候的新浪、易、搜狐只靠广告的收入来经营,然后碰到天花板,接着就是三大门户股票集体触底,靠其他收入又起死回生。而现在的2.0如同当时的爬升阶段,现在这广告收入还小,还没有走到那个地步〔天花板〕。不过如果只靠广告收入,肯定不够,现在2.0的应用还没有找到足够多的应用。第二,从收购本身来说看Donews的发展,我不担心千橡上市之前的Donews,因为为了保证在上市之前的不会有大的波动,所以DONEWS不会有大的影响。我担心Donews上市之后,成为一个公众公司一部分会什么样。公众公司会有商业压力。过去Donews吸引了很多朋友,正因为它的中立和独立性。Donews一年的广告收入是350万的时候也是微不足道的,不会因为这样一点广告收入改变Donews本身,而Donews的未来会不会改变呢?过去我们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喜欢这个平台,所以Donews聚会会场人多的要轮波进入,过去每个人都可以上去都说一句话,我上次上去就说了一句话,我说是“吃饭的点了,不耽误大家,大家该吃饭了”。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觉得这就是Donews可爱的地方,开放、中立,信任。上市之后的Donews如何保持原来的“可爱”,我想这是陈老板要想的。而如何整合DONEWS的资源,形成新的应用产品,这是留住DONEWS客户重要的一点。 接下从刘韧朋友角度来说这个事情。在这件事情出来之前的那个早晨,我一早看到,但是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给刘韧打咨询这个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给我们发了个邮件,开头就是兄弟们等,我回了一个邮件。还有前天晚上半夜1点多上MSN的时候,碰到刘韧,对刘韧发了两个字“祝贺”,完了刘韧对我回了两个字“谢谢”。(笑)我觉得从朋友的角度来说,刘韧之前有三点迹象能够让我能平静接受这个事情。1、刘韧现在写Blog是1、2、3、4、5、6、7,像流水帐的形式,这不是写《知识英雄》的刘韧的风格。2、第三次5G评论会的时候,DONEWS服务器被攻击,刘韧在评论现场的坐立不安,心情已经上下波动,忙碌不己。难道刘韧的时间就是用来弄服务器吗?3、我们私下是很好的朋友,前段时间我们经常谈到实现财务自由,这是我们的共同梦想,包括谈到投资等等。所以,我是从这三个事情来谈。我觉得作为刘韧的朋友来说,今天的事情是可以接受的现实。 另外, 我看到外面的很多评论,很多人觉得刘韧,包括洪波,大家觉得他们为了套现,然后怎么样等等。我觉得1、或许刘韧痛苦的,因为要面临Donews的一个新的转变,DONEWS这就像刘韧的亲生儿子一样。2、我也看了洪波的Blog,对洪波blog里面写到的一部分迷茫,相信刘韧也会有,我们这帮朋友有。所以,我希望陈老板能够让Donews的朋友继续看到它的好。希望未来,不管是洪波也好还是刘韧也好,陈老板也好,大家都能够共同发财。这就是我们希望的结局,就是炳叔所说到的一样,我们都是发财了。而且都挣的美国人的钱,我想挣多少都是应该的。(笑) 刘韧:朱辉龙同志批评了我写文章的水平越来越低,沉不住气。我接受批评。1、2、3、4、5、6,有点省时间,这是对不起大家,今后我会写出更好的文章给大家。

朱辉龙:不是对不起。是因为你是在做这很多杂碎的事情。我写回信的时候说过,我很高兴看到你不是因为广告图片放在那里在花时间,我觉得刘韧不应该花在这。

刘韧:王乐说一下,他三月份来,给Donews做出了非常多的默默无闻的贡献,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王乐也离开了天极,我说你作为Donews的正式员工王乐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话,尽管你现在给我一个月5000块的工资,也是给Donews的增加负担,我还是在外面找一份工作,来支持Donews的发展。这让我非常感动,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挺无能的。让自己的兄弟出去找工作,我对王乐说,我真的养得起你,王乐依然是找了一份工作。直到今天,我也特别感激。现在王乐说一下。

王乐:每天我都会检查我的Gmail,原因是因为有点私人问题。刘韧经常在上对我说话,有事情发邮件,在MSN上打扰很不好。我很意外,他让我看邮件。看完之后,就和洪波的感觉一样,一下想不到,然后睡觉也睡不着。从北二环路上北头转到南头。突然想到一个,因为我喜欢看体育节目,今年法拉利比较倒霉,雷诺比较占便宜,你看库尔德哈得跑几秒的时候,一下就爆胎了,整个就完蛋了。如果他们有非常强的引擎的话,让用户有积极性的时候,能把作用发挥出来吗?我觉得悬。每天看到刘韧在社区里说,兄弟你要帮我压压阵啊。

刘韧:我插一句,在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王乐没谈恋爱的时候,他是经常来的,自从谈恋爱了之后,很少来了。

洪波:王乐也要承担一部分。(笑)

刘韧:对。

王乐:我见到刘韧的时候,说兄弟是不是让你失望了,才找人投了。每次我觉得刘韧都会有很多新的东西,很有创新精神,我觉得Donews作为国内Web2.0来说,很多事情应该向后看,每当我们的服务器出问题的时候,我和洪波到机房满头大汗拷贝东西的时候,我也想洪波和刘韧是不是应该管这个事情。

刘韧:我再插一句,就在这张桌子上,我和洪波把一台服务器重新装好,而且我和洪波都不是学计算机的,一台服务器从武汉货运到这里,外面的木头架子都被摔坏了。我个担心的就是硬盘被摔坏了。果然启动不起来,服务器做了六块硬盘,dodo给我们做的时候,把五块都拿走了,这样就只有一块硬盘了。我和洪波同志打了无数个,咨询了很多人,终于把服务器弄好了。,服务器的Raid的程序不通。第二,服务器的Raid程序必须要通过软驱来装的,在现在的时代,需要找软盘也是很困难的。而且我有很长时间没有格式化硬盘了,我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当一个小时的时候还没有格式化完的时候,我就心有点慌了,我觉得这个硬盘坏了。我打了多少个呢?因为一块硬盘坏了,需要去买,还要花不少的钱。后来这台服务器终于被我们搞定了,我们又帮这个服务器从1GB内存加到5GB内存。然后我又和中关村买内存的小贩讨价还价,然后装到三条内存的时候,这台服务器已经起不了来了,必须装偶数条,我们装了两个512MB,又装了4条1GB的,本来dodo给我们装服务器的时候,我担心的是两个512MB和1GB是不是兼容的问题。是洪波调的。你要知道那个服务器多小。我们都搞定了,今后如果需要开飞机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去。(笑)

王乐:由于成本的问题,我们扛着塔式机箱进去的时候,就人鄙视,不让进门。这个社区重要的是服务,我们有很多想法,有很多创意,然后我每次和刘韧说的时候,刘韧说这个很好,然后一个月之后就没有动静了。然后我和老陶讲,他说开发能力有限。其实我们很有开发实力,但作为一个商业公司,有很多体系促成实效。虽然我们的引擎很强大,但没有这个轮胎,转动起来就非常慢。我们一直有这样的一个制度,同样在销售上、在商业上,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服务平台做支撑,刘韧既是我们的管,又是首席总监,这需要我们有更好的创意来实施,把更大的创意发挥出来,这件事就不是坏事。

从Donews来讲,想到Web2.0公司的前途,今天我们说Web2.0有很多前途,产生很大的力量,但它确实缺乏很多商业手段,在商海中搏击必须有服务平台,千橡做这种事情,把一个引擎拿过来,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跑,为大家服务。如果让Donews做一套技术开发团队、客服团队,很难。我看到微软和Google的一篇文章,说到创新价值,那么Web2.0就不会是一个创新公司。对于Web2.0来说、对Donews来说,我们要说它具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刘韧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没有什么想不通的,现在说非卖品,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他放开的比我们更大一些。不管是用户还是底下的执行人员,我们是能够理解刘韧的想法。

刘韧:其实,这个生意之所以能够做成,并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就行,主要是陈老大要愿意才行,陈老大愿意,Susan起很大的原因。每个月5000块钱,投了30000万块钱给Donews,这是2000年以来Donews的大收入。我想请你说一下,如何劝陈老大愿意和我们合作?

王秀娟:我可能是这个圈里俗的人了,在座的一直是业界,是在非常浓郁氛围的IT圈子里。我引陈一舟进Donews的门,我在Donews也发过文章,但现在不发给大家看了,通常做商业比较久的人,会受到很多干扰,不像游云野鹤能够写那么情性中的文字。其实在文章中写到怎么合作,包括在吃饭的时候,陈总也说到喜欢Donews,在座的很多员工也喜欢Donews。大家看东西,可能会有至情至感的一些话的说得都非常真实,包括我,真的是非常喜欢Donews。很长时间,从当年在互联做“ChinaRen”,包括回来在千橡做了三年。当时带一帮朋友在这个圈子里,早就说不能商业化。我们早做的时候,其实去年猫扑也是我们合并过来的,到目前为止也发展非常好。猫扑和大家的圈子有点远,当时我们也很担心猫扑,猫扑有一帮特别BT的人,比Donews更个性。他们是七八年的发展,产生了几代的斗争,而且社会体系你起我浮,然后现在又有游和BT人了。如果真的很喜欢它的话,它会良性发展。陈一舟看了我们很多文章,还特别对我说了,因为我也负责销售,非常认真地对我说,我要和Donews所有的人承诺,所有个人的Blog里面不放任何广告。在这个公司,很多人都会遇到盈利压力,我们和大家不太一样,在商业领域也受到了很多压力。他这样说,也是对Donews的喜欢。大家都说到Donews上市之前、上市之后,王老师也说了,现在千橡互动已经实现了上市公司的要求了。可能有的人比较了解财经,知道上市的门槛,现在的盘子比猫扑亏的不是一点、两点,甚至亏得很多,当然这些不便于公布了。但还真不至于,千橡为了一个收入,去把一个喜欢的资产推到某个境界。我也相信陈总和刘韧在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不会为了明年多卖一些广告、或者变成什么钱,我对刘老师一直很尊敬,对陈总也一直很尊敬,我和他一起做了六年,我觉得他们的智商也不仅仅是因为变成一个什么资产。如果一直想得这么小的话,千橡、猫扑不会做现在这么大。新浪科技说今天的氛围不太对,我觉得“速录”在这里。(笑)

新浪科技:是我的错。(笑)

王秀娟:这让我们圈外人很难浑水摸鱼。我觉得包括Donews这么多的朋友,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们Donews的人也高兴、千橡的人也很高兴,希望所有的人以前为Donews、千橡骄傲,以后也为Donews和千橡骄傲。因为这是让人很振奋,让人很骄傲的一个公司,一个很伟大的公司。

刘韧:我问你几个问题,Donews值多少钱?

王秀娟:陈一舟他做过很多年之后,现在和其他创业人有一个很不一样的特质,他对一个资产、模式、合作的判断,他有一套很特别的判断。千橡已经有十几个子公司了,陈总“本质上”在这方面的判断和方法具备了一个投资人的特质。

新浪科技: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新浪科技在28号晚上做络调查,到目前的调查数是这样的,这个问题是你认为Donews到底买多少钱?选项一,300万美元,兑换%的股份,占41.43%;选项二,500万美元,兑换5%-10%的股份,占35.71%。选项三,1000万美元兑换10%的股份,占22.86%。

你认为那个更接近?

猫扑王磊:我认为“其他”。(笑)

王秀娟:我在和陈总聊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和刘老师聊过。我一直觉得刘老师是很性情中人。一方面对一帮朋友,我觉得Donews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氛围,一方面为这个而奋斗着,一方面大家都各自在外面有东西,Donews是你们的天地。我觉得就像一个氛围,是不是没有公司合作才会有的?没有人会把这个氛围衬到什么样子?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每个人再有个性还是怎么样,自己都可以感受一下,我觉得中间没有太大的差别。确实,Donews之后,我从内部披露一些消息,陈总说到就不管了。我觉得他显示出对刘韧的喜欢。两个人策划的前景,我相信假以时日大家可以看到,再说的如何空洞,都没有作用,大家到时候会看到。

刘韧:如果大家担心Donews会不会变,或者是变得不好。我们确实有很多梦想,确实会让它变。我们会做更多的常识,比如说我们365Key,在中国是个,抄袭我们的人太多太多了。

猫扑王磊:简直是无数。

刘韧:我们为什么会慢下来?原因是我们的服务器,一开始在武汉,陈雪涛帮助我们,因为武汉的关系搞不定,老出事,政府关系的问题。后来在重庆,政府关系搞定了,但我们的互联互通没有搞好。我们的大部分的用户集中在北方特别是北京,速不好,这对我们造成的损失非常大。Donews在没有合并之前,我们连这个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我想这次改变是为了更大的变化,为了更快的变化。这个更大的变化、更快的变化首先是为了自己,我们为了用户而变,这肯定是骗自己。如果只是保持不变,也不会是这样。我1996年从安徽跑到北京来的时候,口袋里装了300块钱,我什么都没有。我想,我都能干点事儿,突然在2005年的年底给了我那么多的资源,我想我这个人是争强好胜的人,我也想让大家能够记住我做的一两件事,我和洪波做365Key站的时候,“灾”成为了一个通用的名词。我们能够给互联提供更多更多的词语,能够提供更多更多的故事,能够让人们记住,人不就图这个嘛。

还有一件事情,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尝试的人,我因为尝试损失了很多,只不过你们看不见而已。我试了很多东西,以至于影响了Donews的主业的发展,Donews到后来已经承担不起了,我们非常感谢大林,提供了无数台服务器让我试,我也感谢很多程序员让我试很多事情,结果都是失败。我想去了千橡以后,会有更多的服务器、更多的程序员,同时可以试更多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们多的乐趣。我实在不敢试Donews的事儿了,然后我就玩儿点苹果的电脑、玩点各种各样的数码产品,因为那样试的成本低。(笑)我觉得这是我的乐趣,我的机器已经死过很多次,因为是我试来试去,不是我的水平低。(笑)我觉得实验是我们的乐趣,我们会在千橡做更多的实验,希望大家一块来试,我觉得尝试的乐趣是无穷的。我们不敢说我们能创新,我们说乐于尝试。我就讲这么多。

新浪科技:我提议为刘韧加油、为陈一舟加油,好好地努力加油。

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友的热情参与,祝各位晚安。

宣城专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三亚治妇科的医院哪家好
海南的治尖锐湿疣专科医院
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