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弑苍穹 第23章 威慑

2019/10/12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绝弑苍穹 第23章 威慑蓝莹儿走后,凌炎愣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这短短的接触,蓝莹儿留给了凌炎太多的不解之处。对方説的所有话明

绝弑苍穹 第23章 威慑

蓝莹儿走后,凌炎愣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这短短的接触,蓝莹儿留给了凌炎太多的不解之处。

对方説的所有话明明是在帮助自己,可是两个人刚刚认识,人家凭什么这么帮自己呢?还有这个蓝氏家族,到底是一个什么家族,为什么好像很强大很神秘的样子?

为主要也是现在当下让凌炎关心的是,蓝莹儿临走的时候説的那句话什么意思,肖家采买天材地宝难道跟自己有关系?

凌炎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看外面天,已经蒙蒙亮,凌炎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不断的想着蓝莹儿告诉自己的信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窗外一缕曙光照进来的时候,凌炎突然从床上蹦起来,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一拍脑袋:“凌炎,你还真是一个笨蛋,竟然连这个都要想这么长时间,莹儿这是在彻底的帮你啊。”

凌炎终于想明白了蓝莹儿提供的信息到底什么意思,肖家采买的天材地宝还没有回来,正在路上,一旦回来,这些东西都将会成为自己的障碍,如果让这些东西永远不能回来,或者是説不能按时到达的话,蓝莹儿没有材料来祭炼,自己不就可以有了很大的胜算,至于其他家族的祭炼师,凌炎相信,也不会是像蓝莹儿这样变态的境界,所以不足为虑。

想明白了这一切,凌炎对这个刚刚认识的美丽女孩蓝莹儿充满了感激,为了自己一个并不熟悉的人,放弃了自己在世人面前展示自己强大的机会,难道就是简单的为了朋友两个字吗?

这一切凌炎想不明白,但是蓝莹儿直接性的帮助了自己,这是不争的事实,凌炎从储戒之内拿出了一间黑袍穿在身上,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没有热和的纰漏之后,推开房门下楼出了客栈。

这一次,凌炎心中有了自己明确的目标,先前的犹豫,现在也一扫而空,自己要利用凌家来进入到淬祭大会,也只有凌家才是自己现在的选择,虽然到,自己肯定会被凌家的所有人误解,甚至唾弃,但是这一切跟自己的目的相比,凌炎认为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凌府门前,凌炎被黑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静静而立,大大的袍帽之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凌府门前的牌匾。

再次来到这里,凌炎无线的感慨,这里应该是自己可以自由进出的家,可是却被无情的拒之门外,现在想要进去却不是利用凌家人的身份,这是一件让人感到悲哀的事情,有家不能回,凌炎此时此刻真正的有了深刻体会。

看罢多时,凌炎迈步向着凌家的府门走去。

“这位朋友请留步。”府门前的家人伸手拦住了凌炎道:“请问朋友来到凌家有什么事情,我好去通报一声。”

“不用通报,现在凌家会欢迎我的。”凌炎没有停下脚步,冰冷简单的放下一句话之后直接走进了凌府。

“朋友,你当我们凌家现在真的落到了任人欺负的地步了吗?你若不停下,不要怪我们不知道礼数了。”府门前的家人对凌炎这种硬闯的行为十分的愤怒,丝丝的武灵源气已经在身体的表面淡淡飘出,如果凌炎不停下,自己会发出攻击。

“你很尽职,我会把你的尽职告诉你们的家主。”凌炎依然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边继续往里走一边説道。

同时就看到凌炎的身后爆出三团火焰,三圣神识眨眼间飞到了这个家人的面前,炽热的天炎之火所发出的的恐怖高温让这个家人感到自己都快要燃烧起来。

家人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人息怒,xiǎo的不知道大人是一位祭炼师,xiǎo的该死。”

“嗖。”三圣神识一下把这个家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凌家的人不能向任何外人下跪,即便是一个祭炼师也不行,如果这一diǎn你都做不到的话,我相信,在以后你在凌家将永远没有立足之地。”三圣神识重新飞回到了凌炎的身边,话音未落,凌炎已经转过了玄关进入到了凌府。

等凌炎离开之后,这个家人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良久之后

,家人再次冲着凌炎消失的地方深深的一弯腰:“xiǎo的谨记大人的话,不会再对任何凌家之外的人下跪。”

这些话传到已经进入到府内的凌炎耳中,袍帽之下,凌炎微微的一笑:“凌家毕竟是我的家。”

一招震慑了府门家人,凌炎没有把三圣神识收回,凌炎清楚的知道,三圣神识就是自己在邵阳城畅通无助的招牌,想要避免麻烦,自己必须表现的无比的强势。

果然,在三圣神识庇护之下,凌炎一路走来,再没有人因为自己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出来阻拦,所有遇到凌炎的人都纷纷的施礼表现出无比的尊敬的之意。

凌炎一路想着正厅而去,离着正厅还有很远的时候,就看到正厅之内一群人鱼贯而出,前面的正是自己的外公凌睿,后面紧跟着的是凌家的三位长老,再往后就是自己的舅舅凌琅还有其他一些凌家的重要人物。

“你终于还是来了,我的……”凌睿看到一步步走进的凌炎,激动的胡须颤抖,张开双臂想要叫出凌炎的名字。

“凌家主,我接受你们的邀请”凌炎赶忙紧走了几步,来到凌睿的面前扶住了自己的外公,微微摇了一下头,示意凌睿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凌睿这把年纪,身为一个家主都快要成精的人了,当然明白凌炎的意思:“额……,大……大人能接受我们的邀请就好,能看来就好啊。”

凌睿强忍着自己的激动,但是仍然不不自觉的在凌炎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两下,这是一种长辈对于后辈的一种爱惜之举,可是看在三位长老的眼中,却是那么的不协调,起码这是对一个祭炼师的不尊重。

大长老轻咳了一下之后説道:“家主,还是请大人进到厅中再説吧,毕竟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

凌睿也发现了自己这个举动不是那么的妥当,不动声色的收回手道:“大长老説的是,大人,请到正厅一叙。”

“凌家主客气了,您先请。”无论如何,这种备份之间的概念,在每个人心中都是一种不自觉间悠然而发的事情,虽然想要掩盖自己的身份,但是一些xiǎo细节方面,总是会体现出那么一diǎn的不和谐。

这二人之间的客套,让三位长老很水奇怪,但是在以为祭炼师的面前,没有人敢説什么。

等众人在前厅落座之后,大长老凌鸿现行説道:“大人,不知道您是那个家族或者门派的祭炼师,我们凌家好备好重礼前去感谢。”

“被什么重礼,这……”

“住嘴。”凌琅大咧咧的一摆手刚要想説这都是自家人,用不着那些东西,但是却被凌睿一瞪眼给呵斥住:“大人面前怎么如此放肆。”

説着,凌睿暗暗的给凌琅使了一下眼色,凌琅虽然莽撞,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赶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不需要重礼,这位大人是自由祭炼师,如果大人不嫌弃,以后可以留在凌家作为我们的供奉。”

本来三位长老还为凌琅的表现很纳闷,听到这么一説,立刻变了模样,脸上的错愕之色跟兴奋的表情立刻浮现。

“大人是一位自由祭炼师啊,这可是太难的,自由祭炼师凤毛麟角,就是不知道我们凌家有没有这个福气。”大长老凌鸿刚忙站起身説道。

“这都是后话,现在説还为时过早。”凌炎看到大长老这幅表情感到十分的厌恶,以前你是如何对我的,可是一直历历在目,现在自己换了一种身份重新回来,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凌睿也听出了凌炎的语气中的意思,赶忙插话道:“大长老,大人刚到,説这个是不是有些太急了,这可不是我们凌家的待客之道。”

“是是是,老朽确实太冒失了,还请大人不要见怪。”凌鸿尴尬的説道,説完之后又坐回了原处。

“凌家主,我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息一下,请您费心安排一下,是密室之类的,我要祭炼一些东西。”凌炎不想再面对这三个长老,尤其是凌鸿,凌炎看到他的嘴脸心里就不自在。

“有,我们凌家有好几处密室,请大人跟我来。”凌睿站起身客气的説道。

看到自己的外公为了替自己掩饰身份如此的客气,凌炎新心下不忍,站起身微微diǎn了一下头。

凌睿跟凌琅带着凌炎离开,三个长老看着走出去的背影,互相对视了一眼,越来越感觉这三个人之间的对话跟表情十分的让人匪夷所思,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但是却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

本书首发来自17k,时间看正版内容!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有预约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需多费用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是正规吗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预约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