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抹不去的记忆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重峰叠峦的五雷山脉,往南潇洒地一摆,便勾勒出许多峡谷沟涧,生出许多优美的画来。  一弯清溪,曲折索纡,往南20里,便流到了木笼寨下,平缓了起

重峰叠峦的五雷山脉,往南潇洒地一摆,便勾勒出许多峡谷沟涧,生出许多优美的画来。  一弯清溪,曲折索纡,往南20里,便流到了木笼寨下,平缓了起来。在东西不到300米狭长谷带,住着40多户土著村民,他们是山的孩子,祖祖辈辈以大山为荣。离木笼寨不远,有一伴月潭,水光天色,一清见底,两岸奇峰倒影,临潭石泉悬泻,泉声竹里,漂来阵阵清香。更有不知名的鱼儿,在潭底卵石中嬉戏,给伴月潭增添了无限生机。  去土寨要经过一人工湖泊。湖随壁转,湖山拥翠。大卫心情极好,与妻同行,看望德高长寿的泰山大人。  当然,还可以乘车,走盘山公路,那又是另一番景色。大卫呢,说服了妻子,走水路。不乘船,偏偏要了只小橹,饱享久违的湖光山色。  小橹慢慢地荡漾,妻手机嘣出了宋祖英金曲《十八水路到我家》,那情、那景,令人心旷神怡。我随口吟出:《回家》溪水流到这里/碧波粼粼/妻是寨内飞出的百灵鸟/今天我与妻同行/橹声是一支乡曲/乡音是放飞的百灵/踏上故乡的土地/醉倒的是我/穿越岁月的风雨/怀念是一种升腾/军人、警察/都是祖国母亲的孩子/土地闪烁父性的光芒/田园是我们永恒的生命  “呵呵,真作起诗来了。”妻面色红润,宛如三月的桃花。  “大卫呀,回来一趟不容易,享受吧,这故乡的山和水。”摇橹的小哥声音洪亮,随即亮开了嗓子:“哟……大山的子孙哟.....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哟,山里的人哟……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十八弯,弯出了土家人的金银寨,九连环,连出了土家人的珠宝滩。耶……没有这十八弯就,没有美如水的山妹子,没有这九连环就,没有壮如山的放排汉。十八弯啊九连环,十八弯九连环,弯弯环环,环环弯弯,都绕着土家人的水和山……”  橹声轻轻地回荡着。我却陷入了深深的回忆:窗外,雪坠天低,北风飕飕。春节,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天南地北,谁不想在这一刻团圆,何况千年等一回,五洲喜迎千僖年呢。  这是廿世纪末一个春节,我和妻相依相偎,居然是在人民医院度过的。  能走的都走了,医院住院部,除了那些重危病人,也都阴一个阳一个的被亲友们接走了。  我是不能走的病人,断腿机械的牵引着,四肢木讷,背部、靛部因长期固定一个位置,已长了令人生厌的卧疮。我朝妻子望去,日渐消瘦的脸,我的眼睛湿润模糊了。  “怎么了,大卫?”妻柔和的声音在耳边想起,随即抚摸我的伤肢,那是心与心的交流。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感情,眼泪还是不能自主地往下淌。我倔强地摇了摇头,算是回答。思绪一下跌入人生旅途。  我16岁从戎,18年军旅生涯,18年公安,风风雨雨。  那是怎样的一天,2000年元月18日,我和同事一行3人,奉命到公安局办事,途中惨遭车祸,3人无一幸免,我伤势为。  桑塔纳车经激烈碰撞后停下,几秒钟的变故,使我变得血肉模糊。巨大的惯力,把我由后向前送时头部撞破挡风玻璃送去车外,左臂被司机驾驶座撞脱甩至背后,右大腿前送被操纵杆打断又回到座位,真的令人不寒而栗。  驾驶室已被撞得面目全非。2位同事挣扎先后离开座位,求生的本能使我在短暂麻木时鼓足勇气,试图在救护人员到来之前离开肇事车辆。因为车辆畸形及我伤的部位惨重,即使现场有人救护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  我曾经是一名军人,现在是一名警察,在血与火,正义与邪恶的搏斗中,自救是人民警察的一项自我保护的技能。我用右手将左臂从背后拉回放置胸前,然后利用左腿的蹬力和右手的支撑力将身体前移,侧身用右肩将变形的车门顶开,一狠心将整个身体滚了下去,霎时身体多处部位被散碎的玻璃划伤,血流不止,我四肢朝天,昏了过去。  隐隐约约听到呼啸的警车停下,110工作人员将2位同事救上了车。  战友们见我伤势惨重,只好另喊救护车。  我躺在地上,受着伤痛和寒冷的折磨。闻信赶来的百姓,七嘴八舌要送我上医院急救。我再一次被感动,吃力地说:“领导已经去叫救护车了。”  “那就好好躺着,我们为你挡风。”说着,已有不知名的路人自动站在北边,围成一堵墙。40分钟后,我被赶来的救护车送到了人民医院外科。  1小时后,主治医生对我进行了左臂复位,右腿牵引,伤部清创处理。  待妻子及亲友们赶到时,我已躺在病床上。妻子的到来,给病房增加了悲壮的气氛。我们结婚30多年来,尽管我在从军从警的路上,没少让她担惊受怕,但毕竟这一次是掺的呀。  妻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女儿、儿子、女婿脸上全都挂着泪花。“哭吧,哭出来会舒服些。”我拉住妻的手,想不出好的安慰词儿。  “疼吧?”妻掀开被服,柔柔地说。  “还撑得住。”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往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妻的精心呵护下,度过了术前术后的那些不眠之夜。  复位后的左臂,由于三叉神经严重受损,肌肉拉伤。手臂肿胀如紫茄,除未麻木的神经传递疼感外,所有关节均失去运动功能。  痛苦中,一向乐观大度的我,居然也产生过许多在今天看来令人费解的离奇思路。譬如:假如我终身残废,有腿不能走路,有手不能写字,还不如来个那个什么安乐什么的,我可不想做张海迪?如果我成了植物人呢?妻子的爱抚,儿女们的孝顺,这点不用置疑。如果这样,那不如趁现在语音还没障碍的时候,来个“废物利用”......  有一天,我终于憋不住小心地问医生:“我这手,会好吗?”。  “大卫呀,你知道军人意味着什么?奉献、付出。配合治疗,相信科学。”医生没有正面回答,这一点在妻的心中一直笼罩着阴影,但她的坚强,更令人吃惊。  对于我这个特护病人,她从医护人员那里获得知识,以女人特有的细心,一日复一日地编制挚爱的歌谣。  看护病人是很辛苦的,不仅需要爱心,而且需要技巧。  复位后的左臂,牵引着的右腿,治疗过程中疼痛是难已避免的,拉撒也是重危病人极难侍侯的难题。  在医护人员指导下,妻子每隔5分钟用开水热敷我紫胀的左臂,每隔10分钟按捏重压的关节,就这样机械地硬撑了3昼夜,才被儿女们劝回家休息。  一周后,癒血开始消退;3个月后,左手食指。中指开始微动,这对于医护人员,对于久病卧床的我,对于我的家人,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也给我的伤病带来了新的福音。  我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更为妻的爱心所感动。我怔怔望着妻,妻的双手由粉白变成了红紫。那是在滚烫的开水中拎毛巾为大卫治伤练就的。再看看自己癒肿消褪的伤肢,由紫酱色开始泛润。这就是那个痛大卫、爱大卫、一辈子跟定大卫的妻。  噼啪,我的思绪一下回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  病房里,除了我们夫妻外,还有一位因颈椎骨扭伤的80多岁的老太太。老人儿孙满堂,子女们的到来,无疑给病房带来了欢乐。  窗外,雪花飞舞,银装素裹。妻依偎着我,柔声地问:“疼吗?”我知道妻在想什么。  结婚30年来,我因职业的特殊和责任,从来没给她带来多少欢乐,满打满算,我们一起也只度过7个春节,而妻儿对我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做警察是很辛苦的,特别是处于线的刑事警察。我先后干过公安派出所所长,教导员等职,每当大要案件和专项斗争,一上阵便十天半月下不来。即使回到家里,也是疲劳已极,是妻子用那温暖的胸膛捂热我疲倦的身躯。就这样,我们走过冬夏,走过温情的昨天。  我欠妻太多了,2000年的春节我们就这样度过的。没有花香,没有喧闹的歌声,只有默默的祝福和爱抚。也许这时,甜言密语是多余的,一个眼神,一次相握,也会撞出挚爱的火花,增添人生的勇气。  经过4个月的卧床治疗后,我盼到了出院的那一天。  在妻儿陪护下,单位战友用车把我送回了用爱心呵护的那个家。尽管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疗养,但毕竟我已脱离了死神的威胁,燃起了生命的欲望。  8个月后,除了受过重创的左臂小指,无名指外,基本恢复了功能,这不能不说是人间真爱的奇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右腿断骨已开始愈合,相信卸掉钢板已经不远。往事回首,点点滴滴都是爱呀。  我曾为妻子写过一首《警官妻子》的诗,我们虽然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但爱却渗透在你我的血液里。  湘女勤劳/水的韧劲渗透岩石/你稚嫩的双肩/担起家庭与事业的重担/你是一名出色的船长/倾斜的生活/站成/中国女性的脊梁/我的心中/总有你的/一束阳光/停泊/无论浪迹之脚/怎样跌岩于命运的旋涡/都能被你置进/相思的星座/当十五的月亮/再度响起/情感的闸门如洪/嘴唇间迸发出的吻响/像一个完整的句子/凝固成/爱之旅程上的丰碑/只有在这个时候/你能感觉什么是/自己的幸福/警官因你而骄傲/我站在土地的中心/呐喊/让巍峨的高山/从这样的土地上耸起/因为/有这样/美丽的诗句/称为/警官的妻子……  整整8年了,我又奇迹般的站了起来,随着身体部分功能的康复,我又能为我喜爱的职业做点什么。爱象音符渗透我疲惫的神经。  我对着长空大声呐喊:“让爱飞翔!”  “让爱飞翔!”妻子张开双臂,小橹摇晃了一下,声音在湖空高扬。 共 35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成年癫痫怎么护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