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妩媚小说明亮第二节红布里的婴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胖子家向南走两条街就到了明亮的家,在经过中间那条破烂不堪的街时,明亮看见两个人在扭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傻子表哥和傻子表弟在像是打场的柱子石

胖子家向南走两条街就到了明亮的家,在经过中间那条破烂不堪的街时,明亮看见两个人在扭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傻子表哥和傻子表弟在像是打场的柱子石一样的在街里滚。  北关街是穷人区,但是整个北关街只有两个傻子,而且还都是自己的表兄弟,明亮一想到这,就心里特别不舒服,难怪自己这么背,到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更别说女朋友了,想到女朋友三个字,明亮就好像看到了妙妙一样心里暖暖的。再看看自己的这些兄弟吧,个个都是只知道吃的家伙,不是自己不努力,是遗传上有问题!  明亮还是心软,怕这两个傻兄弟打着打着动了狠的,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虽说是傻子,但也是柳条姑妈的两个宝贝疙瘩啊!明亮正要上前拉开两个满身是泥土和鼻涕的兄弟,大傻子猛然间拿起一块石头冲着小傻子的头就砸去,明亮脚下来不及思考,一个肩头就把大傻子表哥顶到了街道的一所被遗弃许久的房子里,看到小傻子弟弟乐呵呵的留着口水、鼻涕,边喘着粗气边说:“亮…哥哥,真…厉害,大…哥哥…不见了…了。”刚平下气来,明亮一看傻子弟弟是没有什么事了,但是傻子哥哥呢?  好不容易钻进那所旧房子里,光线也不足,只能把蜘蛛网用手胡乱的撩开,腾起的一阵阵的灰尘的呛鼻子味道,证明傻子哥哥刚刚是被自己顶到了这个房子里,可是怎么一会的功夫就没有了踪影了呢?  明亮费力的挪动着双脚,满身已经是被蜘蛛的网子缠了遍,好像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大个子的蜘蛛,结了网子来抓人吃的。房子好像是先前的仓库,不过肯定已经废弃了好多年了,这里除了木板就是木板,有横着躺着的木板,有竖着站着的木板,再加上蛛网和灰尘,根本就没有给光线留下一点点放脚的地方。明亮喊过了几声没人应,当自己绕过几堆木板到房子靠后窗的地方时,看见一团刺眼的红布,那种视觉上的刺激不亚于柳条姑父说过的在黑暗的煤窑中待了几天后重见天日的刺激,柳条姑父这几年为了糊口一直在黑窑洞里挖煤。再定睛一看,明亮差点就坐那里去了,那团红布里竟然包着一个婴儿!婴儿张着小胳膊,还在冲着明亮微笑。  明亮脑子乱了,这是怎么回事?大傻子表哥呢?红布?婴儿?  好在已经是二十六的年龄了,对于鬼怪的事情,还是不相信的,再说看着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在冲着你微笑,你怎么也不可能在吃惊的反应后觉得这是龇牙咧嘴的鬼怪在开你的玩笑。  明亮伸手抱起孩子,孩子冲他笑的灿烂,明亮一下子感觉到,生活原来是很美的!  出了房子,傻子表弟也不见了,不管那么多,急匆匆的三步并两步,抱着孩子,明亮就回到了家。  瘸子老爹正在做猪食,一个小煤球炉子,让老铁锅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回来了。”瘸子老爹抬起头,“什么,你抱来的是什么?”  “你看,爹,是个孩子,我刚才在前街捡的。”明亮有些怯怯的兴奋。  瘸子老爹听到是个孩子竟然没有过多的吃惊,可能如果不是个孩子才能让他感到惊讶。  拖着惨腿,瘸子老爹走到明亮跟前。眼里满是喜欢和怜惜,当把手伸向孩子的脖子,看到那一串珠子的时候,瘸子老爹把笑到一半的嘴没有继续笑完就僵在了那里,手在珠子上一边摸索一边打颤,自言自语说到:“不会的!不会的!”  “什么不会的,爹,你怎么了,我要养这个孩子。”说完,明亮像是害怕老爹不同意一样,赶忙把孩子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理会瘸子老爹的神色变化。  孩子是收养下了,对这一对父子影响都很大。  瘸子老爹老明头再也不会出去晒太阳了,只是在房子门口一个劲的抽着来劲的旱烟,有时候一抽就是半天,连人吃的饭和猪吃的饭都忘记了做。直到孩子饿的哭的黑天暗地了,才匆忙的支起老铁锅,做起饭来。一个月过去了,像是老了十多岁,冬天的来临没有把世界摧毁,倒是让老明头七魂丢了六魄。  明亮变的勤奋了许多。不再睡懒觉了,也不再死读那些遥远不切实际的书了,自从王胖子面试售货员成功以后,他也死皮赖脸的恳求王胖子帮忙,成功成为另一名售货员。有了工作,明亮想的是给孩子买点好的奶粉什么的,如今物价的徘徊高升让一个婴儿吃上奶粉已经差不多是奢望。  瘸子老爹在独自抽了两个月的旱烟后,提了一瓶子老白干,走到了老王头的家里。胖子妈回娘家去了,王胖子上夜班,整个的一个大垃圾堆里就剩下一个活物在睁着一双特别白的眼睛分垃圾。  不需要什么下酒菜,一盘花生米,一盘黄豆子,两个老哥俩就喝了起来。  窗外寒风呼呼,吹的垃圾塑料纸呼哧呼哧乱叫。本城可能要迎来年度场雪,天气预报早上是这么说的。  一瓶酒还剩下二两的时候,老哥俩都已经口齿不清了,窗外有只野猫惨叫了一声,老明头睁大了眼睛对晕晕的老王头说:“他们来了!”端着的酒杯从老王头手中啪嗒掉到地上,酒洒了一地,酒杯碎片洒了一地。  “什么,来了,谁?不可能!不可能!”  老王头酒醒了一大半,含在嘴里的花生米卡在喉咙里,发出像野猫一样的惨叫。  “都已经十五年了!”老明头走下桌子立在窗子前,对着已经飘落的雪花自言自语说:“十五年前,我也不是瘸子,你也不是捡垃圾的老头。”  “老哥,别说了!”老王头把头塞到桌子下,无声的颤抖着抽泣起来。  “我们应该回去看看了,看看他们。”老明头拍着自己的瘸腿说。  老明头和老王头消失了,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那个雪夜。那场雪下的铺天盖地,让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变得如童话里的宫殿一样干净纯洁,而那个被明亮捡来的孩子就像是宫殿中的公主。明亮开始叫这个孩子明星,一想还是算了吧,现在的明星没有一个好下场,不是被情杀就是躲债自杀,要不就是些同性恋、自恋癖的精神不正常者,还是叫公主吧,她就是公主,我就是公主的仆人。  公主几乎不哭,只是每天笑呵呵的冲着明亮灿烂的笑,像是春天里盛开的桃花,明亮记得爷爷家里就有一株茂盛的桃树,每年的春天都能见到一树的灿烂桃花。爷爷没有了,桃花也没有了,现在来了公主,呵呵,生活里又是充满了阳光。  老明头和老王头的消失对于整个北关街来说,和丢了一只猫或者狗没有区别,甚至还比不上一只猫或狗的丢失。只是胖子妈满街的骂了几遍老不死的死到哪里去了,就没有一点声响了,只有无边无际的雪花飘了整整一个周。  雪下完后的又一个周,明亮正早早的给公主换尿布时,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瘸子老爹,一肚子不满意的开门,发现竟然是妙妙。  妙妙也是明亮的中学同学,大学没有考上就在妙妙妈开的饭馆子里帮忙做下手,听说这个小丫头学习不怎么样,却在做生意上精明的很,把帐算的精确到小数点后好几位,几次和王胖子去吃饭,都想打点折扣什么的,每次却都要倒贴上几块钱。不过,明亮心里觉得舒服,因为从中学时一见到妙妙,就再也没有看过其她的女孩子。  妙妙有一双狐狸一样妖媚的眼睛,瓜子脸,成熟后的水蛇腰更显出了女人的魅力。不过这只是明亮的一厢情愿,妙妙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  正在狐疑和兴奋妙妙的突然来访,明亮把一边的公主放在了脑后。  “明亮啊,听说你收留了个孩子,是男是女啊?”妙妙上下大量着这个没有女人的家,满墙的报纸让小煤球炉子熏的乌黑,吃饭桌子上一片狼藉,脏碗脏盘子紧靠着放猪食的脏桶,绳上搭着的几条干瘪瘪同样乌黑黑的毛巾估计都有味道了,看来没有准备坐下长谈,妙妙立在门口的地方,一边拧着鼻子,一边问道。  明亮可能是太激动了,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看着妙妙的脸傻笑:“妙妙你可又漂亮了!嘿嘿。”  妙妙显然对这种无关痛痒的恭维没有丝毫的感觉,毫不理会明亮的说:“我有一个姐姐,结婚很长时间了没有孩子,如果是个女孩子,就想来领养。”  “是女孩子!嘿嘿。”不等妙妙问完,明亮已经迫不及待的邀功了。  “那好了,我下午的时候,让姐姐来看看。那我就走了。”妙妙撤离门口的那一尺见方的地方,就头也不回的扭着屁股走远了,晾着明亮傻站在那里。  明亮望着远去的妙妙,像是感受到了一次仙女下凡一样的激动,直到看不见了,才发现自己没有穿外套,发现今天好冷啊,才记得了公主要吃饭了。  下午的天更冷的厉害,雪化了大部分,还留着一点残渣也已经是黑漆漆的沾满了水。空气中热量被雪吸收了去,太阳再好也是无精打采的打着瞌睡,街道上两个傻子兄弟的打闹声传的很远,惊的树头的喜鹊打落几只枯枝飞远了。  妙妙没有下午时领着她的姐姐来,明亮也知道妙妙没有什么姐姐。妙妙家是河南人,妙妙的爷爷要饭要到这个小城,随后就住下来了,和另一个要饭的女人生下了妙妙的爸爸,大家都说妙妙像她的奶奶,大家还说妙妙的奶奶在要饭前是什么什么大城市里的头牌。可还是来了一个人。  (未完待续)   共 33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男性前列腺痛的方式都有什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太阳的梦

下一页:七绝杏园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