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

2019/07/09 来源:济南信息港

导读

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仲大军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我认为硬着陆一词用到描述经济运行方面并不科学,任何一个

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

仲大军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

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我认为硬着陆一词用到描述经济运行方面并不科学,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不会像飞机一样栽到地上,除非发生了特别重大的天灾或人祸,经济运行一般不会停滞。就目前中国的经济状况看,增速可以减缓,硬着陆不可能。

但是,外部人士仍然乐此不疲地用着这个术语。英国《金融时报》近一篇看衰中国的文章说,中国经济可能在2013年硬着陆。曾经预测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努里尔·鲁比尼认为,中国投入在有形资产、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资本泛滥成灾,豪华空荡的机场、连年亏损的子弹头火车、车辆稀少的公路、数以千计超大规模的政府新办公大楼、一座座无人居住的鬼城,以及为防止全球铝价暴跌而关闭的崭新的铝冶炼厂,这一切终可能在2013年后,中国将遭遇一场硬着陆。所有过度投资终都会导致金融危机或长时间的经济增长迟缓。

这种描述也有点耸人听闻。中国经济崩溃论是无稽之谈,多是个速度快慢和质量好坏的问题。这一点可从几个方面来把握。一,我们的虚拟经济不似西方一些国家那么发达,虚拟经济的暴跌暴涨对实体经济影响不大。二,我们的债务没有发达国家那么高,我们实行的是老式重商主义式的发展方式,不会被债务所累。三,中国仍然是个发展中国家,仍然有着巨大的增长需求,并且这种冲力在近十几年内还没有看到头。所以,尽管中国大兴土木、过度投资的时间已大大超过了10年,但每当投资或基础设施看似太多的时候,经济增速就会赶上来,闲置生产能力就会消失。

特别是进入今天这个阶段,经济规模做大了,雪球效应出现,今天的十年发展能等于过去三十年的增长,只要将资源要素调配好,节奏控制好,一个经济高增长的长周期就会出现。依我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了三个增长周期。一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历时仅四五年,就进入收缩期。二是90年代上半期,经济起飞仅三四年就又降温了。只有到了21世纪10年代,从2000年经济走出低谷后,一直走到今天,增长没有减速。这是中国经济增长长的一个周期,到何时结束,还难断定。

影响下一段

经济高速度的因素

但是,在几个重要方面把握之后,我们不能不看到目前潜在的一些问题和危险,如果处理不好,未来也有可能对宏观经济面带来影响。具体来说,目前影响经济运行的主要有这样几方面的原因。

一是国内的宏观调控措施。为了遏制通胀,一再实行货币紧缩政策,对房地产行业流动性进行限制,对地方政府融资进行制约。这种紧缩何时才能放松?要看通胀的减弱程度。如果这种货币政策实施得合理,不会对经济产生过分负面的影响。如果杀伤力过大,可能出现经济衰退、呆账坏账等问题。

目前,我国楼市正在步入下行通道,2011年以来房屋销售势头疲弱,房屋销售价格处于下行通道中,地产行业贷款压力巨大,库存压力处于历史高位,市场显得愈加脆弱,房地产投资逐季下滑,一线城市为,土地成交量价齐跌,地产调控政策仍将继续,市场信心不足,房地产面临压力。

第二是外部环境。有人近写文章说,全球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度可能发生二次探底,与2010年夏天的情况类似。由于美国房地产市场的衰退正在加速,失业率从8%上升到9%,经济增速再度放缓,由于欧洲经济仍然陷入债务困扰等因素,全球经济可能在2011年夏天再次调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第二季度已出现放缓迹象,估计第三、第四季度在此影响下仍将减速运行。

企业效益和发展质量

值得关注

第三个问题值得引起重视,即经济发展的效益和质量问题。一味追求速度和GDP,而没有相应的高效益和高质量,也会对经济的持续发展带来牵累。特别是在经济速度减慢之后,效益问题会更加凸显出来。

现在我们需要从几个方面举几个例子来观察这个问题。先说民用建筑方面,目前我国的商品房供给是否过剩?有不同估计,但很多地方出现“鬼城”现象值得注意,什么鄂尔多斯鬼城,郑州东区鬼城,成片开发的住宅区空无一人,更有大量的商品房出售后被闲置。所以,房地产的控制很关键,既不能让资产泡沫继续膨胀,又要保证真实的市场供给。如果真的出现上世纪80年代日本那种样子,问题就严重了。

再说高铁问题。据数据,2011年,中国的在建高铁里程高达1万公里以上,世界,与此同时,铁道部负债规模大幅攀升。2007年,铁道部负债总额为6587亿元,2009年年末则达到13033亿,两年间负债翻倍。更为令人关注的是,从2008年条高铁京津城际高铁通车以来,所有高铁几乎都处于亏本状态。

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际铁路开通,一年多时间内亏损额就超过7亿元,估计2010年仍然亏损3亿元左右。2009年4月通车运行的石太客运专线,年亏损达8亿元,2010年亏损估计9亿元。另外,沿海铁路于2009年9月开通,当年亏损达3.77亿。郑西高铁于2010年2月开通,全年收入预计约为6亿元,但每年银行贷款利息就达11亿元之多。总投资超500亿的沪宁高铁,每年需支付利息12亿元,每天需支付利息328万元。沪宁高铁每天须开行35列满员列车,才够支付每天328万元的贷款利息。

京沪高铁从这个月开始试车运行,运营后可能依然是亏损。目前,全民补贴高铁的部分来自于利率补贴。由于我国的储蓄是负利率,以高铁融资2万亿人民币计算,全国储户每年需要倒贴高铁600亿利息。这种人为压低利率以支持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从而支撑GDP增长的做法,弊端正日益显现。庞大的高铁贷款是否能如期偿还,已成了值得关注的事情。

再来看我国大型企业海外投资的效益。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管理部近向透露,到今年3月末,我国海外规模企业的应收账款达到6万亿元人民币,与2009年相比涨幅为24.6%;中国企业的海外欠款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而且每年还会新发生150亿美元。国际金融危机后信用危机蔓延,中国企业正面临越来越巨大的信用风险。商务部研究院透露,有关不良资产已超4000亿元。

据国资委统计,截至2009年底,共有108户央企投资涉及境外单位5901户,央企境外资产超过4万亿元,当年利润占央企利润总额的37.7%,甚至有的企业境外项目利润占公司总利润的50%,但有时整个投资项目全盘皆输,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光是一个利比亚,上千亿的投资都砸到里面去了。我国企业到海外乱铺摊子的现象已暴露出来。终这些投资失误都要显露到银行信贷效益上。随着经济速度的减缓,下一步必须密切注视银行运行效益。

随时警惕热钱

现在需要谈第四个问题。由于这些年我国基础货币数量投放较多,热钱大量流入,银行存款相对比较宽裕。但随着银根紧缩,外部热钱回流,以及信贷效益下降,银行会出现资金紧张的局面。在这里,中国还要特别注意热钱对中国的冲击。热钱的一举一动,将对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现在估计,目前我国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约有1万多亿美元是外资企业留在中国的利润,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外汇估计只有不到2万亿美元。另外1万多亿美元是外企的,这部分资金会随时根据人民币汇率的变动进出国门。一旦人民币升值达到一定程度,这部分外资企业的外汇储备会立即进行转移。届时将对中国经济形成真正的影响。

综上所述,这四大方面的问题,那两者比较重要呢?我认为是第三与第四点。企业经济效益不好,发展质量不高,将会从微观上影响宏观经济运行。热钱的投机性也是中国时刻不能放松警惕的一个焦点。

如果在这四个方面不出现问题,中国经济就不会硬着陆,更谈不上崩溃。目前,就我的观点看,宏观调控的把握相对比较容易,难的是企业层面的问题,是企业效益问题和质量问题。如果企业出现大面积的亏损,对经济的调控就困难了。

朝阳性病专科医院哪好
通辽二甲医院哪家好
永州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